遥远的归途

Fuck,老子他喵的是倒了八辈子霉才摊上你们这群极品亲戚,艹,整天就只知道摆着一副长辈的架子来训我,他妈的你咋不上天

我他妈的也是醉了,神经病吧,别人放车在这又不会死,少管闲事会死啊,又没人逼你做着做那,还砸别人车,你他妈的有钱赔吗?小孩子哭是常事,你就不能忍忍吗,你当你是天王老子啊!谁都要被你管,忍你…你知道有多少人讨厌你吗,每天都要被你骂骂骂,是个人都有脾气的!有句话说的好,不是老人变坏了,而是坏人变老了。
我真想离开这,他妈的以为自己是谁啊!像你这种人也是没谁了,做人做到这种程度,周围的人都讨厌你…你他妈的砸别人车还有理啊!
让你闭嘴啊你还说话,他妈的把小孩子吵醒了你来哄他吗!操 ,你这样的人不如早点go die
我无法选择自己的出身,但我可以讨厌你!

有些东西真的是刻在血脉里的,尽管你不曾察觉,对它无动于衷,但在某些时候它真的会深深触动你的内心…

啊啊啊!学校有人放十年荣光,谁放的,站出来!给你来个大大的么么哒

抢红包大作战

小学生文笔

ooc请注意

今天是新年的第一天,本丸的大家手上都拿着一个手机正聚精会神的看着。
“啊鲁金还没来”
“没有,要不要去问问?”
……
此时,另一个群里…
“啊鲁金要发红包你不去蹲点吗?”
“卧槽卧槽,不了。”
“哦?”
“太多刀了,他们都是机动快的,我们机动慢的咋抢得过?(气哭)”
“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所以我选择不抢。”
“嗯。”
“哭晕在厕所。”
……
抢红包大战开始,短刀们开始发挥他们的优势,大太刀和太刀(机动高的除外)们暴风哭泣…
……
红包大战结束后,另一个群里…
“我、抢到了”
“你走,我们群里没有你这个叛徒!我要去蹲下一轮的红包…”
“加油,发挥你毕生以来的机动!”
…一段时间后…
“我抢到了!哈哈哈…(得瑟)”
“给你点个赞。”

谁欧谁非?

小学生文笔

初夏是一位审神者,她和同为审神者的友人羽毛讨论她们的本丸…
“初夏你知道我锻出了谁吗,是一期一振!!!”
“哦,”,初夏说“我家一个月前就来了一期尼…”
“啊啊啊!我要爷爷,你知道我为了爷爷氪了多少金,多少材料么?我把网上出爷爷的几个热门的公式都试过了,可是爷爷他就是不来(╥╯^╰╥)”
“没事,你想看爷爷就来我这看啊”亚洲人的初夏安慰到。
“你有爷爷,你有爷爷!”
“对啊,有两个,不过一个被喂了…”
“喂给谁了?你告诉我我让他把爷爷吐出来!”羽毛燃烧着熊熊烈火,打算初夏一告诉她是谁吃了爷爷 她就闯进初夏的本丸让他把爷爷吐出来!
“爷爷,喂了爷爷…”
羽毛受到了来着友人的会心一击,血量迅速下降,那可是爷爷诶!
“说吧,你家还有哪位是我没有的?小狐丸你有吗?萤丸有吗?鹤丸有吗?”
“有啊,鹤球的话估计现在在本丸里搞事吧…”初夏想了想,然后回答。
“说吧,你还有什么刀我没有…”羽毛被友人的欧洲人光环闪瞎眼了,她表示她要吸友人的欧气。
“唔,四把大太刀我有了,爷爷,鹤球,小狐丸,一期尼,江雪…”
……
羽毛不想和友人说话,并向友人扔了一个非洲光环,在友人举得这些例子里,她只有一期尼,江雪,以及石切丸…
对此初夏只想说:“我欧么?不欧啊。被人有的数珠丸,源氏兄弟,明石,小祖宗什么的我统统都没有!”
笑容中透着绝望…

根据真人真事改编,如果你绝对眼熟的话那么你一定是听了我们之间对话的。

有个脑洞,想看哒宰成为婶婶,那么日常估计是这样的

#我家婶婶总想找人殉情,我该不该阻止他#
#和自家婶婶初次见面的时候,婶婶问我要不要和他殉情,我该怎么办?一期尼冷静!#

[刀剑乱舞]说一说自家的爷爷

ooc请注意
小学生文笔
毫无逻辑性

这个本丸的画风有点迷,审神者是个蛇精病,每天抽风还不肯吃药。据说这个婶婶本丸里的爷爷是个非酋,嗯,你没有看错,是非酋,纯的!在限锻小祖宗的时候,他就让自家的婶婶翻了十几次,最后,还是栗田口的小天使们给锻出了个320,虽然不是小祖宗,但好歹锻出了江雪小公主啊!(这个婶婶无数次怀疑自己有一个假的爷爷)

最后,没吃药的婶婶很想上去揪住自家爷爷的领子问,你的良心不会痛吗,你就不能学学人家一期一振吗?说好的欧气呢?!明明是夫妻刀,差距却这么大[doge]

然而婶婶很怼,不敢面对三条黑势力。

这个本丸迟早药丸